为美好而来,大兴线南延,廊涿城际、固保城际三线交汇固安南站!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近日,《固安县柳泉镇总体规划(2018—2035年)》进行了公示说明,其中,备受关注的固安南站,位置再次发生偏移。 据《柳泉镇规划》显示,最新披露的固安南站位置大致为:京开路西侧,京九线以西,柳泉中部南义厚村东南、南方上村以北。 固安南站之所以备受关注,还在于其官方规划的“三线交汇”,“三线”包括廊

近日,《固安县柳泉镇总体规划(2018—2035年)》进行了公示说明,其中,备受关注的固安南站,位置再次发生偏移。

据《柳泉镇规划》显示,最新披露的固安南站位置大致为:京开路西侧,京九线以西,柳泉中部南义厚村东南、南方上村以北。

固安南站之所以备受关注,还在于其官方规划的“三线交汇”,“三线”包括廊涿城际、固保城际以及大兴线的南延项目。

其中,廊涿城际为新机场“五纵两横”交通体系之重要“一横”,同时,还与新机场城际铁路联络线存在共线部分,为进出新机场的重要线路;固保城际在固安南站也与廊涿城际存在“共线”,为连通雄安新区的重要一条路线,但近年来的曝光度大幅减少;另据固安县官方文件显示,“大兴线将以大站轻轨的方式南延至固安南站”,至此,固安南站被赋予了“三线交汇”的重要角色。

柳泉一级规划,固安南站位置再次发生偏移,固安南站新的所在地——柳泉中部是否会“异军突起”呢?

柳泉,你如此重要!

先来说说柳泉镇在固安整体区位中的重要意义。我们主要从两个方面来说,一个为固安中心城区的落址及南向发展腹地,一个为“一体化战略”以来的固安南站选址,两个因素叠加起来,使得柳泉镇成为固安潜在的一块“价值洼地”。

先来看第一个。固安中心城区落址偏北,且随着这些年的发展,北向发展已经扩展至永定河流域,永定河以南几乎再无增量供地,城市发展空间必然寻求其他出路。这里就涉及到了我们此前反复聊到的“固安城区边界”的问题了。

在“边界”问题上,固安北向没有供地,只有在其他方向上拓展,同时,由于新进场的建设,东向知子营乡的用地受到制约,当地最适宜发展的产业仍是物流,在固安的规划中,也有此类表述。但受制于新机场的各类噪声污染等,东向发展也几乎没有可能。

剩下两个方向,向西和向南一直都是最为纠结的核心问题。向西发展更多的是靠市场驱动,无论是从产业、环境以及宫村、东湾两乡镇的地理区位上,市场似乎已经给出了答案,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固安的高端产业、生态设施以及商业中心等都在向城市西部转移。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本地某品牌运营商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也由于PPP模式等范例,该运营商在当地获得了大量廉价土地储备。

南向其实比不上西向,南向最大的掣肘因素还是在于腹地广阔、农田广布,出廊涿高速以南,只有零星的村落,开发程度远不及西向空间。但政策着眼于此,固安南向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正在于政策驱动,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去年固安公布的总规,固安新城的选址就在南向的柳泉。围绕政策给予的附能,当地也发现了一些投资机会。值得一提的是,固安南站的选址其实也是暗合了“政策驱动”的,政策有意向南部要地。

“三线交汇”,风口正盛

再说第二个,固安南站赋予柳泉全新的意义。前文提到的“政策驱动”,固安南站其实也正是“政策驱动”下的产物,但关于固安南站的选址,从廊涿城际的环评来看,起初却是在柳泉北,接近中心城区边界,大致位置在廊涿高速沿线。这次从柳泉披露的最新位置显示,固安南站向南偏移了不少。

另一方面,固安南站也担负着“三线交汇”的重任,根据早期规划,廊涿城际、固保城际分别在此设站,并存在共线部分,廊涿城际同时又为“北京新机场五纵两横交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还连通着“城际铁路联络线”,值得注意的是,城际铁路联络线同样属于“新机场五纵两横交通体系”。

固保城际在雄安新区之后,河北省一级乃至北京市一级以及雄安一级的官方宣传中就很少露面了,坊间有传说,固保城际将取消,但在廊坊市一级以及固安县以及的文件中均肯定了固保城际。如果固保城际不出变数,或仍将在“固安南站”与廊涿城际交汇。

大兴线南延,仍出现在固安县一级以及廊坊市一级的文件中,但固安县“谋求大兴线以大站轻轨的方式南延至固安南站”,显然是借鉴了雄安规划了的,雄安规划中有明确提出,在新机场至雄安之间将修建“机场快线”,外界多认为为“轻轨”形式。

异军突起否?

固安南站如此重要,这次位置再次发生偏移,柳泉中部是否会“异军突起”呢?目前,仅就商品楼项目而言,距离南站位置最近的现有的商品楼项目就是某民族村内的项目,考虑到民族因素、生活方式以及产权等诸多因素,该项目是否会风生水起,还有待观察。

除商品楼项目之外,南站附近近年来扩宽了京开路以及在京开路边新建了大型商业场所,一定程度上引流了固安中心城区的人流量,加之与之毗邻的牛驼商务区,资源优势叠加区位优势,前景仍然值得看好。

仅就楼市而言,目前该区域也完全称得上是“处女地”,相信后续的开发力度会愈来愈大,可供选择的项目也会愈来愈多,供给侧加速推进,相信需求也会逐渐趋暖,或可称为潜在的“价值洼地”。但这一切,都有赖时间去考证,且仍需考虑政策是否持续,尤其是固安南站最终是否顺利落址柳泉,一切,似乎仍有变数。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